静玲可能是条咸鱼了

躺在坑底,骗吃骗喝
这里静玲,随便叫我就行啦
沉迷过气pp和dr,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一条咸鱼
cp主狛日 无cp洁癖所以安利什么的也请随意w

[诗蕾]无法用语言来解读的花

花吐症
这个故事起源于一种很奇怪的病。
花吐症。是这个小城市里并不长见的一种怪病。患者患上后便会在咳嗽时吐出花来。
当然——也不是说这个小城市当中完全没有。
但是一旦患上这种听上去很美的病便很有可能致死。
然而像这样连米蕾计算出患上这种怪病的结果不到0.01%,结果自己反而就是那不幸的0.01%。
要说米蕾是怎么患上这种怪病的那只能从前几个星期的那件事情说起了。
米蕾是私立帕布莉卡学院的一名学生,同时也是初中部的委员长。
前几天学校组织了一场类似于春游的活动,但是参加的只限于学生会的成员。
大概是这几天太累了,再加上心情有些烦闷就参加了活动打算放松下心情。
来到目的地后导游就让她们自由活动说是下午再来参观当地一些有趣的地方。
下车后米蕾独自一人背着包在这个小镇的大街小巷里逛着。
这座小城市并不出名,但是风景却意外的不错。小镇里的人也十分友好,街上一片祥和的气氛。
大概是因为风景的愿意吧,米蕾居然真的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刚刚打算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就回集合地的米蕾突然听到前面不远的小巷子里传出了一阵阵的咳嗽声。
不知道是好奇心驱使着米蕾还是基本的关心米蕾走进了那个巷子。
一进去米蕾就看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
坐在巷子里的那个孩子身旁居然有许多花!?
并且咳嗽时也会吐出来几片花瓣或者是完整的花。
「欸...?」米蕾看到这个场景后马上惊呆了。
面前的景象传到头脑内完全不符合逻辑。
花?从嘴里吐出来?不可能的...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米蕾就这样愣在原地,无法思考这一切到底是什么。
那个孩子也看到了米蕾也没多说什么,连拜托米蕾去找医生这种话都没说出来就静静的在原地咳嗽。
过了几分钟后那孩子停止了咳嗽,顺便叫了下米蕾,这时米蕾才回过神来。
「你一定很奇怪吧?我也是一样呢....」那孩子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患上的这种病,而且前期明明还没这么严重的,也不敢去医院。」
「不过你应该听过一个都市传说吧——花吐症。」
那孩子依旧自顾自的说着,而米蕾这时也突然想起了那孩子嘴中说的花吐症。
花吐症一直是一个都市传说,有人说是真的也有人说只是一些人的幻想罢了。毕竟从嘴里吐出花这种事情没有一点点科学性。大多人也就只把这种事情当做都市传说然后慢慢的淡忘。
这时米蕾才记起来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来救人,刚掏出手机便被那孩子用话语拦下了。
「没用的,这种病只有得到自己心爱人与自己心意相通的吻才能治好,我的话大概是得不到了。并且已经拖这么长时间估计也快撑不住了吧。」
米蕾也停下了打算拨号的手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大概是过了一两个小时吧,那孩子时不时的会和米蕾聊几句,虽然清楚快要死了却还是有活力呢。但是最后还是随着时间一起死亡在小巷里。
刚刚还在和自己聊天的孩子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米蕾无法相信这一切,走到那孩子身旁拾起了那孩子在生命终结前咳出来的花。
刚刚拾起花不久,花就慢慢的变透明了。
米蕾还在纳闷这些花为什么会消失,但是看了眼时间后便马上跑向集合地准备和导游一起去游览。

.
预读?那种能力世界上存在吗?但是事实告诉你真的存在。
而东堂诗音可以算是预读的代表了。但,她的预读有时还是不太准确。
最近她总是隐约的感觉到有人在观察自己,但到底是谁就不太清楚了。
「是谁在那!」说着就向后方扔了一颗棋子。
「痛痛痛...」棋子不偏不倚的打到了米蕾的头上。
「南委员长?」诗音放下手中的书看对方「南委员长是在跟踪我吗...?」
「才、才没有!」米蕾气鼓鼓红着脸看着对方。
诗音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时,米蕾咳嗽了几声。咳完后马上捂住了嘴巴。
「是感冒了吗?」诗音准备走过去但马上被驳回。
「没有!」说完后米蕾马上就跑走了。
「今天的南委员长真奇怪啊....」

好险,差一点就被发现了。自己真是笨蛋啊,当时为什么要拾起那朵花啊,可恶!
不过现在这样该怎么办呢,去找诗音表达心意什么的?那种事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啊。而且...对方也不一定喜欢自己啊。
这样想着米蕾顺便将刚刚吐出的花放进了一个瓶子里。
吐出来的花只要没有人触碰着过几天便会自己消失的。
米蕾可不想学校里大部分人染上这种毫无科学性的病。
办法的话也只能尽快想了啊,自己可不想就这样白白死去啊。

.
「咳咳、」大概是又拖了几天,米蕾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可是这种话真的问不出口啊......
「诗音,今天下午来我家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面谈」
是否发送?
是☜

按下「是」后米蕾长长的舒了口气。
下午可一定要说出来啊。
正在研究围棋的诗音突然听到了电话想便打开了手机。
「诗音,今天下午来我家一下。我有些事想和你面谈」
发件人:南米蕾
米蕾发的?米蕾最近几天有些不太对劲啊。
既然说了下午去她家一下那就顺便问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好的。」
快速按下回复语便把手机收了回去。
真是的,到底怎么了啊。

.
「米蕾在家吗——」下午诗音如约的来到了米蕾家门口。
听到对方在门口喊着自己连忙跑下去给对方开门。
「所以说是有什么事吗?」一到米蕾的房间诗音就开门见山询问对方。
「欸、是...是的。」米蕾脸红了起来。
「那个...诗音我喜欢你!虽然听起来很不可相信吧......」
「哈?」诗音有些懵逼了。
「就是我喜欢你啊!但是现在出了些问题啊......」米蕾拿出一直装着自己吐出来的花的瓶子「就是不小心患了花吐症,真的很麻烦啊......要不是因为这种怪病......唔!」米蕾突然被迫停了下来。
诗音用吻堵住了对方的嘴。
「这种病只要自己心爱的人吻就可以解除掉了吧。」诗音笑着说道。
「嗯、嗯」突如其来的吻弄的米蕾有些茫然。
「像花吐症这种事情我早就预读到了,米蕾。」
「但是抱歉啊,米蕾。让你患上这种怪病是我的不对啊。」
「欸...?可是诗音你不是已经......」
「没有用哦,抱歉啊。我喜欢的是......」
「桃乐丝。」
「欸...」米蕾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
「那、那为什么要亲我啊!笨蛋诗音!这样你也会患上这种怪病的啊!」米蕾对诗音吼着。
「既然是我的错,又不能治好你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吧。」
「那么、米蕾。我们,好聚好散吧。」说完后诗音就走了回去。

.
米蕾一个人待在原地。
什么啊、这算...什么啊。
米蕾只能一个人哭着,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大概就是、绝望吧。
什么都做不到,一切都无法挽救。只能就这样慢慢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自作自受。
谁叫自己一直暗恋着对方啊,谁叫自己去触碰那朵花啊。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不是吗?
「既然这样,就让这场闹剧直接结束就好了。对不起,诗音。」

无意识下就来到了这里。
傍晚的斜阳打在米蕾身上拖出了长长的影子。微风总是掠过米蕾的发梢。
看着下面的景色后米蕾笑了,随之也来到了天台边上。
结束了。
这一切,再见。

「喂喂,听说了没,那个学院超级厉害的风纪委员长好像跳楼自杀了啊。」
「嗯嗯,听说是压力太大造成的但是我觉得不像耶......」
「过来过来,据可靠的消息说是因为爱情哟。」
「欸!?那么也只能祝委员长一路走好了啊。」
说完后那个说出米蕾是为爱情而死女孩子长舒了个腰。
「走吧,小空。欸?这是什么花啊,嘿咻!」女孩看到了风中飘来的花好奇的抓了下来。刚打算拿在手中好好观察一番便消失了。
「真奇怪啊,算了不管了,走吧!」

故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至于那个叫诗音的女孩嘛。
谁知道呢(笑)





可能会出番外!!!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