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玲可能是条咸鱼了

这里静玲,随便叫我就行啦
沉迷过气pp和dr,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一条咸鱼
cp主狛日 无cp洁癖所以安利什么的也请随意w

【诗蕾】为你的诞生日奉上鲜花

微桃蕾/桃啦

外面下着小雨,不过屋内的人毫不介意只不过是多带了把雨伞就出门了。
诗音望着外面下着的雨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无可奈何的撑开了伞。
换作平时诗音挺喜欢这种天气的,下午在家里看看书、研究一下围棋或者是趴在窗户边这样静静的看着也不错,但是偏偏是今天下雨。
诗音沿着小路来到了一家花店。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路上没有多少人,不过这样的天气走在街上也挺不错的——前提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啊,诗音你来了啊。」在店里急急忙忙摆着花盆的女孩听到门铃后从花丛中抬起了头。
「嗯,小音没来帮你吗?」诗音收起了伞踏入了店内。
各种各样的花摆在货台上传来了各种花香夹杂在一起。
诗音并不太喜欢这种各种香气混合在一起的感觉,就如同黑白棋子要分开来放一般。
不过在花丛中忙碌着的女孩可就不这么想了。
「音啊,她今天和知理一起出去了。」女孩搬完花盆后仿佛想起来了些什么「今天是来取那个的吧,等会儿,我现在就去包扎。」
「麻烦了。」
诗音本来想问啦啦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看看米蕾,毕竟大家也待在一起这么久了。不过,看样子花店这边还需要有人守着呢。
诗音坐在啦啦为客人们准备的小桌子旁看着对方的动作。店内因为下着小雨的缘故没多人来,当然也可能是地方太偏僻了的缘故。
诗音每年这个时间都要来啦啦这订一束花。因为本身就是熟人,再加上年年这个都是这个时间,订的也都是同一种花啦啦也自然就记下了。
白玫瑰和粉玫瑰被交错放置,虽然没有什么突出点但是看上去令人挺舒心的。今年因为诗音的要求又加了些黄玫瑰。
一共是21枝玫瑰。
啦啦曾多次想问诗音为什么数字一定要是21呢,哪怕是今年也只是加了花的品种数字并没有改变。
「呐,我说诗音,为什么一定要是21枝呢。」啦啦将花递给对方时问了出口。
诗音先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啦啦的头「啊啊,这个理由其实很可笑的哦?那个笨蛋居然说什么要拿两个人在学校里一共违纪的次数作为我们之间的幸运数字。实在是蠢过头了吧。」
啦啦听完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她完全没有想过那个不论什么时候都认真严肃的委员长在诗音面前这么不靠谱。
「噗哈...什么鬼理由啊,不过21这个数字也挺好呢。米蕾的幸运数字是3呢。」啦啦突然停下来想了想然后露出了苦笑「如果是我的话大概就要买200多枝花了吧...哈哈...」
「呼...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过去了。」诗音撑起了伞,带着啦啦递给她的花离开了。
「嗯,诗音记得帮我问候一下米蕾啊,明明今天是她那么重要的日子却不能离开这呢。」
「知道了。」

可能是因为在花店里逗留了一段时间,出店铺门时发现雨又下大了一点。虽然今天下雨是有些麻烦,但是倒也不错,说不定还能借机撩撩自己心爱的女友——当然得是在见得到她的情况下。
诗音带着花来到了一片空地,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石碑。诗音静静的撑着伞看着那块石碑,手中的花还在不停的散发出好闻的香气。
诗音收起了伞,由原本的对着石碑而站改成为了靠在石碑旁。
雨仍不是下的很大,但是落在皮肤上的触感依旧是冰凉的。诗音的头发上滴落着雨滴,但是她丝毫不在意,反而很享受的伸出了双手想接住,但是水终究会从指尖流走于是便缩了回来。
「喂,我说虽然很不喜欢今天,但是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真是麻烦死了,每次在这个时间都要找我要一束花。」
「其实一点都不需要的吧。因为我知道哪怕不用这些花来代表,我们的关系会一直保持如此的不是吗?」
「明明说好不会轻易离开对方,结果自己却先走了啊!」
「所以啊、笨蛋!那天用不着为了那些花而去花店啊!」
诗音举着伞对着那块石碑——那块刻着有米蕾名字和各种无关紧要的话语的石碑。
诗音扔开了伞,任雨打在身上。反正,雨水和泪水混在一起后不也就看不出来了吗。
『白玫瑰代表我们的爱永远纯洁,粉玫瑰献给身为我唯一初恋的你,而黄玫瑰寄存着我对你的歉意。』



「桃乐丝你来了啊。」坐在小桌子旁品尝着下午茶的少女抬起头。
「嗯,诗音是不是已经来过了?」桃乐丝收起了伞走到桌子旁。
「你应该知道的吧。」少女咬下一口马卡龙「要来点吗?」
「嘁...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桃乐丝烦躁拍了拍桌子。
「知道了,知道了。」少女放下了手里的马卡龙转身进了花房取花。
「今年诗音多拿了一种黄玫瑰,花语的话,是道歉哦。不过诗音要黄玫瑰具体是什么意思我就不知道了。」少女将花放在桌面上,然后继续起了她的下午茶时光「对了,诗音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21枝玫瑰啊,虽然已经问过了但是感觉不止那一点原因啊。如果是你话一定知道吧。」
「21枝玫瑰的事我之前在诗音的日记上看到过,好像是南委员长第一次买花送给诗音的枝数。」桃乐丝拿起了花打算离去「喂,啦啦我说你就不能对我态度好一点吗。」
「还是不肯叫米蕾的名字吗,不过你之前能坦然面对诗音也真是够不把把我们放在心上呢。」少女端起红茶呡了一口,然后又苦笑了下「毕竟你也知道我喜欢你的吧?」
「你也知道我只喜欢那个笨蛋吧?所以说,大家不都是一样吗。」
「啊啊,是啊,那么明年见啦,桃乐丝桑~」少女目送着她走出了店门向诗音刚刚走过的地方走去。
fin.

如果有没看懂的我大概说一下,恋情是
啦啦→桃乐丝→米蕾⇔诗音
然后桃乐丝向米蕾表白过,但是米蕾拒绝了然后又向诗音表白了过起了同居生活。啦啦并没有向桃乐丝表白过,但是什么事情对桃乐丝都是特殊的也就能看出来了(笑)
在我们的委员长过生日时放刀子真他妈爽(跑走)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