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玲可能是条咸鱼了

这里静玲,随便叫我就行啦
沉迷过气pp和dr,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一条咸鱼
cp主狛日 无cp洁癖所以安利什么的也请随意w

【狛日/狛最】不正常的一家三口(1)

狛日基础上的狛最[亲情向]请注意!
梗来自于父女三十题,但是有部分修改
可能是个坑[跑走]

1.喂,快帮我写作业,听到没!
我是塔和最中,希望之峰附属小学的学生。
我的阿爸,狛枝凪斗。原·希望之峰本科学生,现在和我阿妈在未来机关上班。
我现在真的好想打人哦,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只是小学生作业这么多???虽然这些作业对于我来说不难,但是为什么要把美好时光浪费在作业上呢?为什么不去打游戏呢?为什么小学部就没有本科和预备学科之分呢!
「阿爸啊,我和你说件事。」我带着沉重的心情把阿爸叫了过来「阿爸啊,你帮我写作业吧。」
我阿爸先是愣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而且刚刚听到「作业」两个字的时候还懵了下。
你说吧,你有多久没听到作业这两个字了。
然后他就开始和我balabala了起来,说什么作业这种东西要自己做啊,而且你不做就不做啊我和你妈都不会说你的。
「你不做的话我就把你上次把出流哥哥送给阿妈的草饼给扔了这事告诉我阿妈。」
「我错了。」
听到阿妈的名字后我阿爸就怂了,毕竟那盒草饼是出流哥哥特意送给阿妈的,而且在我阿妈心里的地位是[草饼>阿爸]
更重要的是我阿爸他把那草饼扔了就扔了吧,还把锅推到我头上。我知道你想让我成为盾子姐姐二代,但是我不想成为[江之岛锅子二代目]啊。
-----------
「狛枝,我回来了。」阿妈从未来机关回来了,但是我阿爸还在帮我写作业于是我就代替了我阿爸去接我阿妈。
「最中,你爸呢?」我阿妈在门口问我,毕竟平时我阿爸只要一听到我阿妈的声音就会快速跑到门口喊着「日向君终于回来了~」然后拉着我妈就进房间里。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就不知道心疼一下我阿妈吗?这样下去我阿妈吃枣药丸。
当然,今天我对他说过「只要你一出房间门我就和阿妈说草饼的事。」
「啊,他在帮我写作业呢。」我抱着薯片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最中啊,你不需要自己做吗?而且你这样是不好的……」我阿妈开启了老妈子(?)模式,我阿妈啰嗦起来连我阿爸都受不了,于是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准备起身去叫我阿爸。
对了,顺便对我阿妈说了句「阿妈,你腰不疼吗?」
「最中啊,我想了想你爸也是该帮你做些什么事的。」
于是我又瘫回到了沙发上。
阿爸帮我写完了作业,然后又打算日常拉着我阿妈进房间里。
我目送着阿妈被我阿爸拉进房间,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这四个大字。
阿妈,不是崽对不起你,是阿爸他太执着了。
但愿他的腰还好吧。
------------
第二天我就被叫到了办公室。
看着老师向我递出作业本的那一刻我仿佛记起来了些什么。
昨天的语文作业是要写一篇450左右的作文来着,题目是[赞美__]。
不用我说也都该知道我阿爸做了些什么。
我现在好想去告诉我阿妈有关于那盒草饼的事啊。
而且...阿爸你就不能专心一点吗!?都有我阿妈了还沉迷什么希望啊!等等,我应该庆幸他没有赞美我阿妈。
总之,通篇充满着他的希望论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于是我就很愉快的被叫家长了。
这种情况下肯定只有找我阿爸了吧!这锅可是他的!
我一路上对他指指点点,并且教育他不要瞎传教,这种事是会关乎到他女儿的性命的。
-------------
「你就是塔和最中的家长吧,你叫什么,有女票吗?」我可敬的语文老师一脸花痴。
在此先不说别的,我先心疼下我的老师,你失望了,他没有女朋友但是有男朋友。
顺便吐槽一句,这个看颜的时代太可怕了。还有老师你醒醒,地上都是你口水了。
「我就是哦。女朋友什么的没有呢,但是男朋友倒是有一个。」我阿爸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回答了这个问题。
而且,我现在就只想说一句『妈的死给。』
然后我老师就吃了一头鲸,不过听到我阿爸有了男朋友后好像更兴奋了。
哦,腐女啊。
于是借助我阿爸的颜,以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了助攻的阿妈,老师很愉快的原谅了我,顺便和我阿爸谈妥了关于我不用写作业的这回事。我头一回觉得我阿爸的颜不只是用来看的了,它还是有用的。
不过老师最后目送着我阿爸走的表情有些奇怪,算了下次有时间给她塞cp安利吧。
tbc.


[大概是一个小剧场?]
那天晚上日向创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先给你希望然后再给你绝望。
而且狛枝还满嘴说着「多亏了帮最中写作业的不幸我现在才这么幸运啊。」
日向创怀疑自家男朋友是不是脑子又少根筋了。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