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玲可能是条咸鱼了

这里静玲,随便叫我就行啦
沉迷过气pp和dr,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一条咸鱼
cp主狛日 无cp洁癖所以安利什么的也请随意w

【狛日/狛最】不正常的一家三口(3)

狛日基础上的狛最(亲情向)注意,前篇戳头像
太久没写东西了好像有些ooc了orz

3.带我去游乐园

自从上次逼着我吃黑料最后成功把我阿妈骗上了床后,我的生活才安稳了一些。
最起码在阿妈不在家的时候我的性命不会被阿爸所做的食物给威胁到了。
于是利用阿妈和阿爸下班的时间差我和阿爸谈了一下某些事情。
「阿爸啊,我要和你谈些事。」
「啊——我亲爱的崽啊你又要和我谈.些.什.么.呢—?」对方明显看出来我的意图不轨特意咬重了最后几个字的读音。
「没什么重要的,只不过想要和你提几条建议呢。」我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打起了游戏。
「首先,请不要拿我当你黑料的试验品!」每次想到对方做出来的东西就有些后怕。
「还有啊,每次炸完厨房后能不能记得清理一下啊,每次都是我在帮你背锅啊。」要不是阿妈对我好,我才懒得帮这个人清理厨房呢。
对方好像听到没什么特别过分的要求有些吃惊,但也因为这个一口答应了我的要求。
唔噗噗噗,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结束啊,我可是要把以前的账全部算清呢!

于是我向阿爸提出了要(wei)求(xie),让他和阿妈一起带我去游乐园。
和阿爸对话简直烦死了刚刚提出要求就说什么「我这种人不适合去游乐园这种危险的地方啊,如果严重一点的话死人都不意外哦?」
不想去请你直说!虽然知道阿爸的幸运有多可怕,但是只要有阿妈在的时候我就没见到过我阿爸幸运发挥过。
最后还是我用厨房的事情以及阿妈的美照(?)强行骗了阿爸。
这样一来就完美了!

「最中,你想要先去玩什么呢?」阿妈一进游乐园就询问我的意见,但是旁边的白色棉花糖好像有些生气了。
「欸,日向君就不问问我的意见吗?」阿爸在一旁挽着阿妈的手臂问道。
「今天可是来陪最中玩的,为什么一定要询问你的意见啊。而且给我放开啊!」阿妈一边回答着阿爸提出的问题一边甩开对方的手。
看着他们两个人日常打情骂俏,我站在一旁掏出了手机记录下了这美好的时刻。
反正我这次来的意图是为了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好好玩嘛,最中我可是要负责将他们所——有甜到恶心的瞬间给记录下来呢。
「喂,你们两个够了没啊。」我强行打断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卿卿我我,而且我阿妈听到我的话后就脸红了?
「来到游乐园的话肯定要玩过山车的吧,所以当然是先去玩刺激的啦!」我站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拉着他们的手向过山车的方向走去。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是经历过些什么,但是两个人刚刚坐上过山车时居然一脸兴奋?
我可能看错他们了。等等、我好像从一开始就看错他们两个了!
阿妈本来想和我坐在一起的,但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还是还阿爸坐在了一起。我可不想把自己搞的和个电灯泡一样。
不过失策的是在过山车上不能用手机啊,哪怕是最中我也不能想到完美的解决办法于是也就全心投入到过山车带来的快感当中了呢!
不过,果然啊,坐在前面的两个人还是一样呢。
过山车还没启动的时候阿妈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但是启动后脸色好像就不太好了呢。反倒是看起来比较瘦弱的阿爸一脸淡定。
「唔、我说最中,能不能不要玩这种东西了啊。」在靠扶着阿爸的手臂艰难的从过山车下来后阿妈开始向我提议。
嘛,虽然我还没有玩够但是还是要考虑一下阿妈的心情呢~
于是我顺着阿妈的意思挑选了些无聊到绝望的设备了。虽然那些设备无聊到绝望,但是阿妈却意外的很开心,而且我还收获了不少他们两个人的照片哦!
特别是在鬼屋里的时候,本来以为阿妈胆子很大的来着结果反倒被吓到了,而且还一直抱着阿爸的手臂催着快点出去呢~
虽然因为鬼屋内光线太暗了没能拍照,但是有好好的录音下来哦。

说到游乐园里情侣必去的地方就是摩天轮了吧。
虽然是令人恶心的老套路,但是即使是这样最中我还是想让他们两个人一起去坐一下呢!
「欸欸欸!最中要去玩那个东西吗?」阿妈指了指面前的摩天轮问道「而且这怎么看都不像是玩的吧...」
「我一天也玩累了嘛,坐在摩天轮上打打游戏看看风景不也挺不错吗。」
在我和阿妈对话的时候阿爸一脸期待的看着,好像是因为之前每次来都没能和阿妈一起坐成摩天轮来着。
嘛,虽然不太明白阿爸对于摩天轮的迷之执着但是既然好不容易骗他们两个人一起来了那么还是要满足一下阿爸的心愿呢。
但是坐上摩天轮后我才发现是我们三个同座舱。
因为是在摩天轮的座舱当中,所以现在的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本来自己一天都在辛辛苦苦为他们腾出空间自己在一旁看着,结果在最后却变成了一个电灯泡,还是特别亮的那种,真是绝望啊。
于是我趁阿妈望向窗外看风景的时候给了阿爸一个「你们两个爱干啥干啥,不用管我」的眼神,然后便掏出了手机开始刷着游戏。
阿爸好像理解了我的用意然后开始各种缠着阿妈,阿妈则还是和平时一样无情的推开阿爸。
本来以为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的,结果阿爸什么事情都没搞啊。
于是我坐在摩天轮上刷了十几分钟的游戏后阿爸突然站了起来,虽然看到了对方站起来但是因为我完全不感兴趣也就继续打着游戏。而阿妈则是一脸懵逼看着阿爸站了起来。
「呐,日向君」阿爸突然喊出了阿妈的名字。
等等,这个剧情发展不会是...
正当我猜测是不是老套的接吻时阿爸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的确是这样。
这真是恶心到炸了的绝望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阿爸居然真的会用low的手段,而且还真的相信这些小女生的传闻。
不过倒是阿妈这边反应不太一样,一边推开阿爸嘴里还小声嘀咕着「喂,狛枝,最中...还在这里...」
没事,你们继续,再出格一点也是可以的。

可能是因为我在座舱里面的原因吧,阿爸从摩天轮到达最高点后也只是撩了撩阿妈,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残念啊。

「腐川桑拜托你了哦☆」
「嘁...小鬼我知道了...」
我将那天两人在一起的所有照片都发给了腐川,虽然觉得很对不起阿妈但是我还是有东西可以报答阿妈的。
于是我将阿爸炸厨房的图片以及平日里阿妈以为各种胖次丢失地址发给了阿妈。
「狛枝——!!!」

【狛日/狛最】不正常的一家三口(2)

以狛日为基础上的狛最(亲情向)注意,前篇戳头像
大概是难得的更一下吧,而且我好像只会写他们两个亲亲了怎么办呜呜呜

2.久违的吃到某人做的饭

狛枝凪斗,超高校级的幸运。人不但长得好看还有钱。
虽然厨艺点数为负。
在他还处在召使时期我就已经见识过了。例如那杯不知道加了什么的奶昔,虽然据本人说是加了猪油和奶油,但是我怀疑一定还加了其他东西!你想毒死我就直说,别让食物受罪。
刚刚老师叫我去了办公室一趟,是阿妈打来的说今天要加班没时间回来做饭了让我和我阿爸一起去外面凑合下。
好的,今天晚上我绝对不会回去的!
上次也是这样,我选择相信了我的阿爸然后我差点没死在家里。总之,这回我是不会回去的。
不过该怎么说呢,虽然阿爸和阿妈都在未来机关里工作却不在一个支队。这样就算了,我阿爸的支队工作比我阿妈的工作轻松多了因此下班时间也早些,倒是我阿妈老是加班——虽然说老是请假。
然后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我们和蔼可亲的老师好像在后方流着口水。
快到放学的时间了,我找到了言子酱,言子酱很乐意帮我,毕竟她当时也经历过那份奶昔的绝望。
于是学校的钟敲响了放学铃,正当我打算背起我的小书包去言子家“避难”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团熟悉的棉花糖在窗户外面。
为什么他会过来啊!?说好的我一个人回家呢?平时也没见你来接我啊?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看剧本了知道我今天不回去吃饭才跑过来的?
他好像也看到了我然后向教室里走来。
「最中不回去吗?我可是已经做好饭在家里了哦?」他打算拎着我直接往家里走,我尝试挣扎但是好像没什么用。
但是在被强行拉回去之前我要先吐槽一句。阿爸你是不是已经看过剧本了!为什么知道我要去外面吃饭啊啊啊啊!
「喂,我说你要把最中酱带到哪里去啊,最中酱已经说好去我家吃晚饭了哦。」
果然言子酱还是爱我的。
但是把我拎着的人可就不一样了。
「哈?但是我没有同意哦,而且空木同学的家长同意吗?」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是语气却十分强硬。
「这件事我回去会好好说的,而且最中酱好像不太想回去吃饭哦?」言子酱也是一样的语气。
果然最中我的人气很高啊,不过现在可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现在可是关系到我的命运的时候啊!
突然我感到我的身体好像飘了起来,等等!?阿爸你这是不讲道理啊!?
然后言子酱就这样被我阿爸给甩在教室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因为被人拎着所以我也只能发发闷气了。
一回到家里就看到那副惨不忍睹的场面,桌子上放着一盘不知道该称为什么的东西,而且颜色好像还不太对!?
你东西做的不好吃可以,但是也请你把卖相做好一点行吗!
「最中居然想到别人家里吃饭呢,还好我拦下了不然这盘东西可就不好处理了哦~」于是阿爸将我放了下来,虽然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我走近了去看那盘并不能算是食物的东西,呜哇,果然还是吃不下去啊!
「所以说最中不尝尝吗?」对方的声音不知道何时从背后响了起来,虽然听起来没什么恶意但是总感觉背后有些冷。
抱着『我一定能活下来!』的信念拿起旁边的筷子夹起来一点放入口中,意外的没什么问题。
个鬼啊!虽然比以前的黑暗料理来说的确好了很多但是!不好吃就是不好吃!而且有一股糊味就算了为什么还这么咸啊!?
大概是看到我的表情后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味道于是也过来了打算尝尝是什么味道。
「呜哇,好咸啊。这种东西完全不配送给日向君当夜宵呢...」
搞半天你就把我当成了试验品吗!?
「我觉得你有这些时间准备夜宵还不如送一盒草饼给我阿妈刷好感来的快。」彻底放弃了吃对方做的食物念头跑去拆开了一包薯片瘫在沙发上打游戏。
「欸,最中可别这么说啊,你也是好久没吃到我做的东西了吧。」我阿爸放下手里的筷子凑到了我的身旁「所以说啊,趁日向君不在家的时候我可以好好的做出东西给你吃哦。」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
「阿爸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但是活着不好吗?」我指了指站在门外的阿妈。
「啊咧?日向君怎么突然回来了...」很显然阿爸被突然回来的阿妈给吓到了。
「难得的被提前放回来了结果发现厨房成了这个样子啊!」
啊,算是顺便提一下吧,我阿妈知道阿爸每次进厨房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后就严禁阿爸随意进出厨房了。
「哈哈...本来想给日向君准备夜宵来着但是成了这样呢...」
「阿妈——阿爸他不但炸了厨房还强迫我吃了那盘绝望的东西哦——」我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指了指那边那盘至今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狛——枝——!」阿妈本身就不太喜欢阿爸进厨房,这次还炸了厨房生气是难免的。
然后我阿爸就亲了上去,是的就这样亲了上去。
「日向君真是的,生个气都那么可爱。」结束了突如其来的吻后阿爸开启了撩人模式。
我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于是我默默的走到了桌子旁端起了那盘东西向厨房里走去。
虽然进了厨房后我就不太知道阿爸对阿妈做了些什么事情,但是想想也就只有那种可能了吧。于是我帮阿爸清理完了厨房后就跑到隔壁左右田叔叔家避嫌了。
毕竟家里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了嘛~
不过,唔噗噗,阿爸好像又欠了我一个人情呢。

005 蛋包饭
写到一半发现跑题了强行拉回来(不要脸
套路可是说是非常老了,但是我就是想看他们亲亲
可能烂尾了
不要脸的 @日狛深夜60分


「诶?日向君怎么提前回来了?」狛枝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还站在门口的人「真是不幸啊...本来打算给日向君一些惊喜的结果日向君今天提前下班了呢。」
「狛、狛枝你在干什么啊?」日向创虽然已经明白了自己并不像人妻却想要变为一个人妻的对象想要干什么,但是他还是问出了口。
「这都看不出来吗?当然是为了日向君做好晚餐啦,不过日向君现在回来了惊喜也就没了呢...」差点把厨房给炸了的人这样说道。
日向开始感谢苗木今天为他顶班让自己提前回家。
『苗木君,如果下次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解决,什么都可以!』日向正在感叹苗木救了自己一命时站在灶台前的人打算继续做着自己的“爱心晚餐”
「喂、狛枝你给我停下来啊!」日向看到对方又动起了手赶快拦住对方以免发生什么大事。例如煤气炉突然炸了或者是起火之类事。
日向创拦下狛枝的原因有两点。第一日向真的不想让这些糟糕的事情发生,第二就是狛枝做出来的东西压根不能吃。
在他年少无知还在和狛枝谈恋爱的时候,狛枝为他做了一份便当,然后日向创长到这么大才知道世界上还有比樱饼更难吃的东西——狛枝做的饭。
不过在后来日向创认识到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厨房的安危。
「真是的,日向君这么不领情的吗。」狛枝强行被对方从厨房里赶了出来。
『不是我不领情啊,先不管你做的东西能不能吃我感觉我家的厨房又要被炸了。』日向怕说出口后又被对方指指点点只好在心里吐槽。
「狛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要吃饭的话明明可以点外卖的啊?」
「所以说是因为最近加班脑子糊涂了吗?日向君可是有很长时间没回来吃饭了呢。日向君今天发来消息说今天不用加班本来想好好款待一下的没想到居然比正常下班时间还要早呢。」
今天是因为七海看到日向连续加班了几天才让日向好好的休息一下。
日向想了想最近自己老是加班到很晚才回来,有时到家差不多都凌晨一两点了根本没时间陪自己身旁的这个人。而且狛枝是个neet族呆在家里一个人应该很无聊的、吧?
想到这日向不由得有些来气,自己是个累死累活的社畜而恋人却是一个待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的neet,相比之下真的很不公平啊!
日向也曾经抱过让狛枝去工作的想法,但是每一次一提出来就被对方用「我这种人什么也不会干,去了也只会给大家添麻烦的吧?而且如果突然发生不幸我可不敢保证会怎么样。」给反驳了回来。
日向看了眼差点被狛枝弄得惨不忍睹的厨房然后对着被自己强拉出来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狛枝,你想吃什么,难得提前下班回家就当是对你之前的补偿吧。」
[啊哈哈...这算是不幸后的幸运吗,既然日向君都这么说了的话——我想吃蛋包饭。]对方难得一本正经说出要吃的东西,日向也只好顺着对方了。
日向脱下平时上班穿着的西装外套,久违的系上了围裙。
进入厨房后日向还是感到有些绝望,那家伙为什么打鸡蛋要放这么多酱油啊?而且旁边这团东西是什么玩意啊?怎么还有巧克力酱放在旁边呢?
日向满脸黑线的清理这些由狛枝造成的东西(其实日向更想管这些东西叫垃圾)。
而此时的狛枝在外面乖巧的等着日向做好蛋包饭一起吃。
日向相比狛枝来说做饭技术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不管怎么样不会像狛枝一样按照自己的意愿瞎放原料。
总之,蛋包饭就这样做好了☆(作者式偷懒)
日向端着还冒着热气的蛋包饭从厨房里出来了,而狛枝却没有一点要帮忙的意思。日向没管这么多就从厨房里拿出了两套餐具。
「我要日向君喂我吃。」狛枝气鼓鼓的望着日向,希望对方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但是他没有。
「哈?狛枝你自己不是有手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喂你吃啊!?」日向态度十分冷淡,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暴躁了「你不吃就不吃吧。」日向不管对方刚刚的话语自己拿起勺子就挖下了一大勺塞进了嘴里。
「日向君你个大笨蛋!」狛枝直接拍了下桌子,然后凑近了一些直直的瞪着对方。
而此时日向也突然凑了上去直接吻住了对方。
「唔!?」突然被吻住的狛枝不知所措并且还被对方强行喂了一口蛋包饭。
「烦死了,还要我喂吗!」喂完后日向也气鼓鼓的望着对方。
狛枝因为刚刚被人强行给喂了蛋包饭还没回过神来,但是脸已经染上了红色并且好像又打开了什么奇妙的开关。
「哈啊...居然被日向君这样喂了蛋包饭哪怕是死亡也没关系了hshshs...」
日向早就习惯了对方这样,但是蛋包饭还是不得不让对方吃完。因为是对方指定的嘛。
什么?你问蛋包饭是怎么吃完的?当然是日向一口一口喂给狛枝吃完的啊。(笑)

悄咪咪扔个腾讯问问有没有人扩列xxx
1927360638
欢迎小伙伴扩列啊!我们来每天讨论如何吸枝啊!(bu)

【狛日】玩偶套的魅力

高中生枝x正太创
在外面做兼职时突然想到的一个小短篇,而且正太什么的最棒了
我在穿玩偶套时真的碰到了很多正太!虽然有些是熊孩子,但是不熊的时候真的贼可爱了、!!!
虽然没能拐回家(危险发言

希望之峰的一名普通高中生狛枝凪斗,因放假闲的无聊而打算在外面找点兼职做。
虽然他一点都不缺钱。
「诶?只用穿着玩偶服站在店铺外面就好了吗?」狛枝感到有些吃惊,本来是打算找点事做的但是却被告知了任务就这么简单而感到有些失望。不过,谁叫其他地方人都招满了呢,这个地方还是通过七海同学才得知的。
虽然是很无聊的事情,但是狛枝认为他的幸运应该不会让事情这么简单于是就接了下来。
结果,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
狛枝套着厚厚的玩偶服站在店铺,身旁没有一个人。并且老板不让带手机于是狛枝只能傻傻的站在门口做着没什么用的宣传以及在门口随意走动。
据下班时间还有三十分钟,狛枝一边想着下次再也不会来一边等待着时间过去。
可能是因为小孩子抵不住玩偶的诱惑吧,突然一个正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个...我可以抱抱你吗?」正太开口就是这句话,并且脸有些红。
狛枝那一瞬间觉得他看到了天使。
居然有人想抱抱我这种渣滓,而且还是一个正太。
「如果你不说话的话,那、那就是默认了哦。」正太仰着头望着穿着玩偶套的狛枝,然后轻轻的抱了一下玩偶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被抱住的那一瞬间狛枝满脑子都是「可爱,想日。」
然后正太松开了手,对着狛枝笑了笑「玩偶先生的皮毛真的很软呢、!」
狛枝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脱下玩偶套抱起正太就跑。
反正他也不差这些钱。
但是被突然从玩偶套里钻出来一个人的正太则是一脸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公主抱)起来带走了。
「诶、?」被抱起来的正太有些慌张,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才好。但是狛枝就不一样了,抱起正太就往家里跑。
「请问,玩偶先生要带我去哪里呢?」正太冷静了一点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被带着跑。
「叫我狛枝吧,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啊。」
「诶、?好的,狛枝哥哥!我叫日向创哦!」被抱着的正太对着狛枝笑了出来。
狛枝不知道是不是他家长没有教过不要随便跟着陌生人瞎跑,被自己带着跑居然完全不反抗。并且也没听到有找孩子的讯息。
『果然,我还是幸运的吧。』
「等等,狛枝哥哥没事吧!怎么突然流鼻血了!」被抱着的正太突然慌张了起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怎么、又变多了啊!」
『日向君太犯规了吧...为什么这么可爱啊...!』
于是狛枝很成功的将日向创带回了自己家,并且做了一些有♂趣的游戏。没有什么损失,除了失血过多以外。

【诗蕾】为你的诞生日奉上鲜花

微桃蕾/桃啦

外面下着小雨,不过屋内的人毫不介意只不过是多带了把雨伞就出门了。
诗音望着外面下着的雨不由得叹了口气,然后无可奈何的撑开了伞。
换作平时诗音挺喜欢这种天气的,下午在家里看看书、研究一下围棋或者是趴在窗户边这样静静的看着也不错,但是偏偏是今天下雨。
诗音沿着小路来到了一家花店。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路上没有多少人,不过这样的天气走在街上也挺不错的——前提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啊,诗音你来了啊。」在店里急急忙忙摆着花盆的女孩听到门铃后从花丛中抬起了头。
「嗯,小音没来帮你吗?」诗音收起了伞踏入了店内。
各种各样的花摆在货台上传来了各种花香夹杂在一起。
诗音并不太喜欢这种各种香气混合在一起的感觉,就如同黑白棋子要分开来放一般。
不过在花丛中忙碌着的女孩可就不这么想了。
「音啊,她今天和知理一起出去了。」女孩搬完花盆后仿佛想起来了些什么「今天是来取那个的吧,等会儿,我现在就去包扎。」
「麻烦了。」
诗音本来想问啦啦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看看米蕾,毕竟大家也待在一起这么久了。不过,看样子花店这边还需要有人守着呢。
诗音坐在啦啦为客人们准备的小桌子旁看着对方的动作。店内因为下着小雨的缘故没多人来,当然也可能是地方太偏僻了的缘故。
诗音每年这个时间都要来啦啦这订一束花。因为本身就是熟人,再加上年年这个都是这个时间,订的也都是同一种花啦啦也自然就记下了。
白玫瑰和粉玫瑰被交错放置,虽然没有什么突出点但是看上去令人挺舒心的。今年因为诗音的要求又加了些黄玫瑰。
一共是21枝玫瑰。
啦啦曾多次想问诗音为什么数字一定要是21呢,哪怕是今年也只是加了花的品种数字并没有改变。
「呐,我说诗音,为什么一定要是21枝呢。」啦啦将花递给对方时问了出口。
诗音先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啦啦的头「啊啊,这个理由其实很可笑的哦?那个笨蛋居然说什么要拿两个人在学校里一共违纪的次数作为我们之间的幸运数字。实在是蠢过头了吧。」
啦啦听完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她完全没有想过那个不论什么时候都认真严肃的委员长在诗音面前这么不靠谱。
「噗哈...什么鬼理由啊,不过21这个数字也挺好呢。米蕾的幸运数字是3呢。」啦啦突然停下来想了想然后露出了苦笑「如果是我的话大概就要买200多枝花了吧...哈哈...」
「呼...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过去了。」诗音撑起了伞,带着啦啦递给她的花离开了。
「嗯,诗音记得帮我问候一下米蕾啊,明明今天是她那么重要的日子却不能离开这呢。」
「知道了。」

可能是因为在花店里逗留了一段时间,出店铺门时发现雨又下大了一点。虽然今天下雨是有些麻烦,但是倒也不错,说不定还能借机撩撩自己心爱的女友——当然得是在见得到她的情况下。
诗音带着花来到了一片空地,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石碑。诗音静静的撑着伞看着那块石碑,手中的花还在不停的散发出好闻的香气。
诗音收起了伞,由原本的对着石碑而站改成为了靠在石碑旁。
雨仍不是下的很大,但是落在皮肤上的触感依旧是冰凉的。诗音的头发上滴落着雨滴,但是她丝毫不在意,反而很享受的伸出了双手想接住,但是水终究会从指尖流走于是便缩了回来。
「喂,我说虽然很不喜欢今天,但是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真是麻烦死了,每次在这个时间都要找我要一束花。」
「其实一点都不需要的吧。因为我知道哪怕不用这些花来代表,我们的关系会一直保持如此的不是吗?」
「明明说好不会轻易离开对方,结果自己却先走了啊!」
「所以啊、笨蛋!那天用不着为了那些花而去花店啊!」
诗音举着伞对着那块石碑——那块刻着有米蕾名字和各种无关紧要的话语的石碑。
诗音扔开了伞,任雨打在身上。反正,雨水和泪水混在一起后不也就看不出来了吗。
『白玫瑰代表我们的爱永远纯洁,粉玫瑰献给身为我唯一初恋的你,而黄玫瑰寄存着我对你的歉意。』



「桃乐丝你来了啊。」坐在小桌子旁品尝着下午茶的少女抬起头。
「嗯,诗音是不是已经来过了?」桃乐丝收起了伞走到桌子旁。
「你应该知道的吧。」少女咬下一口马卡龙「要来点吗?」
「嘁...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桃乐丝烦躁拍了拍桌子。
「知道了,知道了。」少女放下了手里的马卡龙转身进了花房取花。
「今年诗音多拿了一种黄玫瑰,花语的话,是道歉哦。不过诗音要黄玫瑰具体是什么意思我就不知道了。」少女将花放在桌面上,然后继续起了她的下午茶时光「对了,诗音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21枝玫瑰啊,虽然已经问过了但是感觉不止那一点原因啊。如果是你话一定知道吧。」
「21枝玫瑰的事我之前在诗音的日记上看到过,好像是南委员长第一次买花送给诗音的枝数。」桃乐丝拿起了花打算离去「喂,啦啦我说你就不能对我态度好一点吗。」
「还是不肯叫米蕾的名字吗,不过你之前能坦然面对诗音也真是够不把把我们放在心上呢。」少女端起红茶呡了一口,然后又苦笑了下「毕竟你也知道我喜欢你的吧?」
「你也知道我只喜欢那个笨蛋吧?所以说,大家不都是一样吗。」
「啊啊,是啊,那么明年见啦,桃乐丝桑~」少女目送着她走出了店门向诗音刚刚走过的地方走去。
fin.

如果有没看懂的我大概说一下,恋情是
啦啦→桃乐丝→米蕾⇔诗音
然后桃乐丝向米蕾表白过,但是米蕾拒绝了然后又向诗音表白了过起了同居生活。啦啦并没有向桃乐丝表白过,但是什么事情对桃乐丝都是特殊的也就能看出来了(笑)
在我们的委员长过生日时放刀子真他妈爽(跑走)

刚刚赶完米蕾的贺文我才发现蜜柑小天使的生日就在四号,怕不是想要榨干我/bu

【狛日/狛最】不正常的一家三口(1)

狛日基础上的狛最[亲情向]请注意!
梗来自于父女三十题,但是有部分修改
可能是个坑[跑走]

1.喂,快帮我写作业,听到没!
我是塔和最中,希望之峰附属小学的学生。
我的阿爸,狛枝凪斗。原·希望之峰本科学生,现在和我阿妈在未来机关上班。
我现在真的好想打人哦,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只是小学生作业这么多???虽然这些作业对于我来说不难,但是为什么要把美好时光浪费在作业上呢?为什么不去打游戏呢?为什么小学部就没有本科和预备学科之分呢!
「阿爸啊,我和你说件事。」我带着沉重的心情把阿爸叫了过来「阿爸啊,你帮我写作业吧。」
我阿爸先是愣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而且刚刚听到「作业」两个字的时候还懵了下。
你说吧,你有多久没听到作业这两个字了。
然后他就开始和我balabala了起来,说什么作业这种东西要自己做啊,而且你不做就不做啊我和你妈都不会说你的。
「你不做的话我就把你上次把出流哥哥送给阿妈的草饼给扔了这事告诉我阿妈。」
「我错了。」
听到阿妈的名字后我阿爸就怂了,毕竟那盒草饼是出流哥哥特意送给阿妈的,而且在我阿妈心里的地位是[草饼>阿爸]
更重要的是我阿爸他把那草饼扔了就扔了吧,还把锅推到我头上。我知道你想让我成为盾子姐姐二代,但是我不想成为[江之岛锅子二代目]啊。
-----------
「狛枝,我回来了。」阿妈从未来机关回来了,但是我阿爸还在帮我写作业于是我就代替了我阿爸去接我阿妈。
「最中,你爸呢?」我阿妈在门口问我,毕竟平时我阿爸只要一听到我阿妈的声音就会快速跑到门口喊着「日向君终于回来了~」然后拉着我妈就进房间里。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就不知道心疼一下我阿妈吗?这样下去我阿妈吃枣药丸。
当然,今天我对他说过「只要你一出房间门我就和阿妈说草饼的事。」
「啊,他在帮我写作业呢。」我抱着薯片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最中啊,你不需要自己做吗?而且你这样是不好的……」我阿妈开启了老妈子(?)模式,我阿妈啰嗦起来连我阿爸都受不了,于是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准备起身去叫我阿爸。
对了,顺便对我阿妈说了句「阿妈,你腰不疼吗?」
「最中啊,我想了想你爸也是该帮你做些什么事的。」
于是我又瘫回到了沙发上。
阿爸帮我写完了作业,然后又打算日常拉着我阿妈进房间里。
我目送着阿妈被我阿爸拉进房间,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这四个大字。
阿妈,不是崽对不起你,是阿爸他太执着了。
但愿他的腰还好吧。
------------
第二天我就被叫到了办公室。
看着老师向我递出作业本的那一刻我仿佛记起来了些什么。
昨天的语文作业是要写一篇450左右的作文来着,题目是[赞美__]。
不用我说也都该知道我阿爸做了些什么。
我现在好想去告诉我阿妈有关于那盒草饼的事啊。
而且...阿爸你就不能专心一点吗!?都有我阿妈了还沉迷什么希望啊!等等,我应该庆幸他没有赞美我阿妈。
总之,通篇充满着他的希望论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于是我就很愉快的被叫家长了。
这种情况下肯定只有找我阿爸了吧!这锅可是他的!
我一路上对他指指点点,并且教育他不要瞎传教,这种事是会关乎到他女儿的性命的。
-------------
「你就是塔和最中的家长吧,你叫什么,有女票吗?」我可敬的语文老师一脸花痴。
在此先不说别的,我先心疼下我的老师,你失望了,他没有女朋友但是有男朋友。
顺便吐槽一句,这个看颜的时代太可怕了。还有老师你醒醒,地上都是你口水了。
「我就是哦。女朋友什么的没有呢,但是男朋友倒是有一个。」我阿爸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回答了这个问题。
而且,我现在就只想说一句『妈的死给。』
然后我老师就吃了一头鲸,不过听到我阿爸有了男朋友后好像更兴奋了。
哦,腐女啊。
于是借助我阿爸的颜,以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了助攻的阿妈,老师很愉快的原谅了我,顺便和我阿爸谈妥了关于我不用写作业的这回事。我头一回觉得我阿爸的颜不只是用来看的了,它还是有用的。
不过老师最后目送着我阿爸走的表情有些奇怪,算了下次有时间给她塞cp安利吧。
tbc.


[大概是一个小剧场?]
那天晚上日向创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先给你希望然后再给你绝望。
而且狛枝还满嘴说着「多亏了帮最中写作业的不幸我现在才这么幸运啊。」
日向创怀疑自家男朋友是不是脑子又少根筋了。

就知道这篇会被老福特吞xd
大概没什么p话要讲了
顺便日常吸枝枝!!!(bu

【日狛日】接吻

自我满足的产物x老套的剧情加小学生文笔x小甜饼注意(其实就是为了中间那一小段的创创吻狛枝然后出来的产物XD)
↑以上ok?




“呐,日向君我们分手吧。”面前的正在工作的狛枝突然停下来抬起头向着日向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欸、!?”日向刚刚听到对方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一下秒钟又恢复了意识第一件想到的就是问对方为什么。
“为什、”话说到一半就被对方给强行打断了。
“日向君肯定不愿意和我这样的渣滓呆在一起吧,所以不用那么勉强的哦。”狛枝理了理桌子上的东西“明天我就会从这里搬走的哦,真是抱歉啊还要为难日向君今天和我度过一个晚上。”
狛枝说完后就开始清理自己准备带走的东西,而日向则是呆在那里了。
当初明明是他在未来机关里说着“日向君,我喜欢你哦。即使是我这样的人也还是喜欢着日向君呢,所以愿意和我交往吗?”可是现在却又...
日向知道愿意,知道狛枝为什么会突然提出分手。不是狛枝的原因,而是自己的原因。
自从狛枝提出交往后什么事情都是对方在主动,自己完全都是照着对方的指示在做,从来没有主动过。其实不是自己不想主动而是完全不知道恋人之间该干些什么,而且每次和狛枝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因为真的很喜欢他啊。
想到这日向就不自觉的脸红了,其实自己有几次是准备了一些东西想给狛枝个惊喜,但是每次叫到对方名字时突然就怂了。
日向望了望周围,还好狛枝已经进到房间里面去了,不然刚刚那一幕真的很难为情啊。
两个人简单的洗洗就准备睡觉了。
“狛枝你不上来睡吗?”日向看了眼准备打地铺睡的狛枝。
“不用哦,地铺就好了。”
日向看着对方一点点钻进了被铺当中也马上钻了进去。
“欸?日向君这是在做什么?这样的幸运我可接受不起啊,哈哈。”
“闭嘴吧你。之前一直和我挤一张床上也没见你这样说过。”日向刚刚钻进去然后就把头埋在了被子里,毕竟头一次主动和对方钻在一个被窝里,现在的脸还是红的。
“日向君如果喜欢的话那就这样好了~”狛枝背对着日向躺在,刚刚哪怕日向不把脸埋进被窝里狛枝也看不到。
两个人就这样躺在什么也没和对方说。
突然日向拉了拉狛枝的衣角,狛枝刚刚回头打算问怎么了结果就被日向给吻住了。
“!?”狛枝还在吃惊当中,而另一边的日向还没停下来沉迷于这个吻当中,于是狛枝也顺从着对面人的意思继续吻了下去。
日向学着狛枝之前和自己接吻的样子用舌头在对方口腔内搅拌着,然后吸允。狛枝按住了对方的头然后加深了这个吻,顺便夺回了主动权。
“哈...狛枝你还要分手吗...”日向觉得自己快要难为情死了,于是把头埋进了双腿间。
“噗哈...原来是这个吗?”狛枝笑了笑,然后揉了揉日向的头“才不会把日向君让给别人。所以...日向君也要一样哦。”
日向因为被人揉了头的原因把埋在双腿间的头抬了起来想要骂对方一顿,但是一看到对方的宠溺(?)表情气突然就消了,只气鼓鼓的扔下了句“下次再这样说你就哪凉快待哪去。”就又钻回被窝了。
“啊啊,今天晚上经历了这么多来着日向君给我带来的幸运,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呢~”
“别废话了,晚安。”
“晚安。”
两人在地板上相互抱着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