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静玲

[诗蕾]无法用语言来解读的花

花吐症
这个故事起源于一种很奇怪的病。
花吐症。是这个小城市里并不长见的一种怪病。患者患上后便会在咳嗽时吐出花来。
当然——也不是说这个小城市当中完全没有。
但是一旦患上这种听上去很美的病便很有可能致死。
然而像这样连米蕾计算出患上这种怪病的结果不到0.01%,结果自己反而就是那不幸的0.01%。
要说米蕾是怎么患上这种怪病的那只能从前几个星期的那件事情说起了。
米蕾是私立帕布莉卡学院的一名学生,同时也是初中部的委员长。
前几天学校组织了一场类似于春游的活动,但是参加的只限于学生会的成员。
大概是这几天太累了,再加上心情有些烦闷就参加了活动打算放松下心情。
来到目的地后导游就让她们自由活动说是下午再来参观当地一些有趣的地方。
下车后米蕾独自一人背着包在这个小镇的大街小巷里逛着。
这座小城市并不出名,但是风景却意外的不错。小镇里的人也十分友好,街上一片祥和的气氛。
大概是因为风景的愿意吧,米蕾居然真的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刚刚打算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就回集合地的米蕾突然听到前面不远的小巷子里传出了一阵阵的咳嗽声。
不知道是好奇心驱使着米蕾还是基本的关心米蕾走进了那个巷子。
一进去米蕾就看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
坐在巷子里的那个孩子身旁居然有许多花!?
并且咳嗽时也会吐出来几片花瓣或者是完整的花。
「欸...?」米蕾看到这个场景后马上惊呆了。
面前的景象传到头脑内完全不符合逻辑。
花?从嘴里吐出来?不可能的...完全不符合逻辑啊!
米蕾就这样愣在原地,无法思考这一切到底是什么。
那个孩子也看到了米蕾也没多说什么,连拜托米蕾去找医生这种话都没说出来就静静的在原地咳嗽。
过了几分钟后那孩子停止了咳嗽,顺便叫了下米蕾,这时米蕾才回过神来。
「你一定很奇怪吧?我也是一样呢....」那孩子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患上的这种病,而且前期明明还没这么严重的,也不敢去医院。」
「不过你应该听过一个都市传说吧——花吐症。」
那孩子依旧自顾自的说着,而米蕾这时也突然想起了那孩子嘴中说的花吐症。
花吐症一直是一个都市传说,有人说是真的也有人说只是一些人的幻想罢了。毕竟从嘴里吐出花这种事情没有一点点科学性。大多人也就只把这种事情当做都市传说然后慢慢的淡忘。
这时米蕾才记起来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来救人,刚掏出手机便被那孩子用话语拦下了。
「没用的,这种病只有得到自己心爱人与自己心意相通的吻才能治好,我的话大概是得不到了。并且已经拖这么长时间估计也快撑不住了吧。」
米蕾也停下了打算拨号的手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大概是过了一两个小时吧,那孩子时不时的会和米蕾聊几句,虽然清楚快要死了却还是有活力呢。但是最后还是随着时间一起死亡在小巷里。
刚刚还在和自己聊天的孩子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米蕾无法相信这一切,走到那孩子身旁拾起了那孩子在生命终结前咳出来的花。
刚刚拾起花不久,花就慢慢的变透明了。
米蕾还在纳闷这些花为什么会消失,但是看了眼时间后便马上跑向集合地准备和导游一起去游览。

.
预读?那种能力世界上存在吗?但是事实告诉你真的存在。
而东堂诗音可以算是预读的代表了。但,她的预读有时还是不太准确。
最近她总是隐约的感觉到有人在观察自己,但到底是谁就不太清楚了。
「是谁在那!」说着就向后方扔了一颗棋子。
「痛痛痛...」棋子不偏不倚的打到了米蕾的头上。
「南委员长?」诗音放下手中的书看对方「南委员长是在跟踪我吗...?」
「才、才没有!」米蕾气鼓鼓红着脸看着对方。
诗音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时,米蕾咳嗽了几声。咳完后马上捂住了嘴巴。
「是感冒了吗?」诗音准备走过去但马上被驳回。
「没有!」说完后米蕾马上就跑走了。
「今天的南委员长真奇怪啊....」

好险,差一点就被发现了。自己真是笨蛋啊,当时为什么要拾起那朵花啊,可恶!
不过现在这样该怎么办呢,去找诗音表达心意什么的?那种事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啊。而且...对方也不一定喜欢自己啊。
这样想着米蕾顺便将刚刚吐出的花放进了一个瓶子里。
吐出来的花只要没有人触碰着过几天便会自己消失的。
米蕾可不想学校里大部分人染上这种毫无科学性的病。
办法的话也只能尽快想了啊,自己可不想就这样白白死去啊。

.
「咳咳、」大概是又拖了几天,米蕾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可是这种话真的问不出口啊......
「诗音,今天下午来我家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面谈」
是否发送?
是☜

按下「是」后米蕾长长的舒了口气。
下午可一定要说出来啊。
正在研究围棋的诗音突然听到了电话想便打开了手机。
「诗音,今天下午来我家一下。我有些事想和你面谈」
发件人:南米蕾
米蕾发的?米蕾最近几天有些不太对劲啊。
既然说了下午去她家一下那就顺便问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好的。」
快速按下回复语便把手机收了回去。
真是的,到底怎么了啊。

.
「米蕾在家吗——」下午诗音如约的来到了米蕾家门口。
听到对方在门口喊着自己连忙跑下去给对方开门。
「所以说是有什么事吗?」一到米蕾的房间诗音就开门见山询问对方。
「欸、是...是的。」米蕾脸红了起来。
「那个...诗音我喜欢你!虽然听起来很不可相信吧......」
「哈?」诗音有些懵逼了。
「就是我喜欢你啊!但是现在出了些问题啊......」米蕾拿出一直装着自己吐出来的花的瓶子「就是不小心患了花吐症,真的很麻烦啊......要不是因为这种怪病......唔!」米蕾突然被迫停了下来。
诗音用吻堵住了对方的嘴。
「这种病只要自己心爱的人吻就可以解除掉了吧。」诗音笑着说道。
「嗯、嗯」突如其来的吻弄的米蕾有些茫然。
「像花吐症这种事情我早就预读到了,米蕾。」
「但是抱歉啊,米蕾。让你患上这种怪病是我的不对啊。」
「欸...?可是诗音你不是已经......」
「没有用哦,抱歉啊。我喜欢的是......」
「桃乐丝。」
「欸...」米蕾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
「那、那为什么要亲我啊!笨蛋诗音!这样你也会患上这种怪病的啊!」米蕾对诗音吼着。
「既然是我的错,又不能治好你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吧。」
「那么、米蕾。我们,好聚好散吧。」说完后诗音就走了回去。

.
米蕾一个人待在原地。
什么啊、这算...什么啊。
米蕾只能一个人哭着,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大概就是、绝望吧。
什么都做不到,一切都无法挽救。只能就这样慢慢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自作自受。
谁叫自己一直暗恋着对方啊,谁叫自己去触碰那朵花啊。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不是吗?
「既然这样,就让这场闹剧直接结束就好了。对不起,诗音。」

无意识下就来到了这里。
傍晚的斜阳打在米蕾身上拖出了长长的影子。微风总是掠过米蕾的发梢。
看着下面的景色后米蕾笑了,随之也来到了天台边上。
结束了。
这一切,再见。

「喂喂,听说了没,那个学院超级厉害的风纪委员长好像跳楼自杀了啊。」
「嗯嗯,听说是压力太大造成的但是我觉得不像耶......」
「过来过来,据可靠的消息说是因为爱情哟。」
「欸!?那么也只能祝委员长一路走好了啊。」
说完后那个说出米蕾是为爱情而死女孩子长舒了个腰。
「走吧,小空。欸?这是什么花啊,嘿咻!」女孩看到了风中飘来的花好奇的抓了下来。刚打算拿在手中好好观察一番便消失了。
「真奇怪啊,算了不管了,走吧!」

故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至于那个叫诗音的女孩嘛。
谁知道呢(笑)





可能会出番外!!!

[诗蕾]真心话大冒险

pocky game。是大多青年情侣会进行的一件小游戏,当然也有人用在大冒险的惩罚当中。
而诗音和米蕾两人怎么算呢...?大概算是后者吧。
两组的六人难得又一次聚在一起于是便选择了一起在外露营,下午实在太过于无聊啦啦便提出了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便纷纷坐好开始游戏。
然而第一个中招的就是诗音,被选到后选择了大冒险。然后啦啦便提出了让诗音和米蕾进行pocky游戏。
其实诗音和米蕾已经相互表达过心意了,可惜两人的智商高情商低的可怜。
两人成为情侣也不久了,不要说约会了两人平时都没做过什么亲密一点的举动。
所以这次大家难得聚在一起的机会也成了大家好好推进两人感情的机会。
「pocky game?我没带pocky来啊,你们不会有人带了吧?」抱着侥幸心理的诗音试探性问了一句,虽然知道这种几率不太大。
「嘻——我可是带了哦,本来是打算分给大家一起吃的不过既然你们要玩pocky game那我就只好慷慨的给你们吃了哦。快感谢我的慷慨吧哈哈哈哈哈哈!」桃乐丝说着便把放在一旁的背包拿了过来掏出草莓味的pocky「你们两个不用担心,我可是带了六盒来啊。」说完便将手中的pocky递给了诗音。
「等等,等等,等等!你们几个就这样商量好真的可以吗!我可是没有选择大冒险啊!」一直在一旁看着的米蕾这时发了话。
「哈?说什么呢,大冒险本来有时候就需要大家的配合嘛!」桃乐丝对着米蕾喊了起来。
「愿赌服输。米蕾是我犯下的事我一定会尽力完成的。」诗音接过桃乐丝手中的pocky后撕开包装袋向米蕾走了过来。
「好的!那么注意pocky千万不能断哦!一定要两人全部吃完!断了就要重新来哦!」啦啦在一旁补充着规则。
「知、知道了。」米蕾听完后就望着面前的人等着对方将pocky递来。
其实并不是两人在交往后兴趣冷淡了下来,而是因为两人都是傲娇一直等着对方主动。而这次是诗音不主动也得主动了。
只见诗音嘴里叼着pocky的一头往对方那边推,而对方也极不情愿的叼着了另一头。
「只、药这样酒行惹吧。」米蕾嘴里叼着pocky问道。
「是的!」啦啦回答着米蕾的话。
两人一开始从pocky的两边同时以超快的速度咬着,明显是想让游戏快些结束。但是到了中间着部分时两人的速度便慢了下来,刻意的一点一点的咬,生怕和对方亲到一起。
这时候米蕾的脸因为和对方挨得太近而脸红了起来。
「嘻,南·委·员·长·脸红了啊。」桃乐丝看到米蕾脸红后特意以当初学生时代的称呼来喊米蕾,并且在南委员长几个字那加重了读音。
就在这时清脆的一声传了过来,才只吃到一半的pocky就这样被米蕾咬断了。
「呀,南委员长可真是禁不住批评呢。」桃乐丝看到米蕾将pocky咬断后在一旁笑着。
「桃乐丝...」莉安娜在一旁打算安慰米蕾。
「嘛,莉安娜没关系。米蕾我们继续。」诗音在看着这一场无聊的小插曲过后又拿出了pocky另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臂直接叼起pocky送入对方嘴里。
米蕾见到pocky已经递到自己面前了也只好随着对方一口咬下去。
pocky的长度越来越短,两人的脸颊越来越近,和上一次没什么不一样。但是,在米蕾再一次企图咬断pocky时诗音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微微摇了摇头。
「喔喔!快要吃完了!」啦啦在一旁兴奋的叫着。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桃乐丝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
「米蕾加油~」一直沉默不语的索菲也为两人加油了。
「既然索菲小姐和桃乐丝都这样说的话...」莉安娜望了望索菲又望了望桃乐丝说道。
米蕾现在只感觉自己要是不配合诗音把这一整根吃下去一定会被眼前这群人打死的,于是便闭上眼睛继续吃了下去。
「唔,可、可以了吧。」当吃完pocky的那一瞬间两人亲了上去。
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亲到之后米蕾脸顿时全部红了。
而诗音看着对方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为什么诗音的惩罚弄的和我受了惩罚一样啊!」在平静了一点后米蕾吐槽道。
「刚刚那一秒我可是拍下来了哦,嘻嘻!」桃乐丝眯着晃着手中的手机对着米蕾说道。
「桃乐丝你!」说着米蕾就要起身扑向桃乐丝抢走她的手机删掉照片。
「才不,略略略。」桃乐丝一起身米蕾就扑空了,摔到了地上「笨蛋,你们速度那么我怎么可能拍到了啊。真是的。」
诗音见样用棋子弹了桃乐丝的脑袋并伸手打算将米蕾拉起来。
当米蕾的手搭上去的时候,诗音立马将人拉到怀里,再一次的亲了上去。
「唔!」还没完全褪下红色的脸再一次染上红色了,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直到对方松开并扶正才睁开眼来。
旁边的四个人看到这幕全都惊奇看着诗音,眼神里充满不相信。
「哇——南委员长又脸红了——另外刚刚那幕我真的好好的拍下来了哦!」桃乐丝再一次拿起手机在对方面前晃了晃于是便跑开了。
「桃乐丝!!!」米蕾只能喊叫了。
「所以还来真心话大冒险吗?」啦啦又重新回到了位置上。
「当然!我今天可是准备好好拍你们两个啊!」桃乐丝拿着手机说道。
「奉陪到底。」
于是一轮又一轮的真心话大冒险开始了,当然诗音和米蕾两人之间的亲密事好像也都在今天做完了。

【末日】欢迎回来

·成年注意
·私设一堆
·十分短
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打着字.冬天独有的橙光照在女孩黑色的长发上.地板上有着被拉长的影子,电脑桌旁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可可.

当最后一个符号在女孩面前的电脑上落下时女孩叹了口气,伸了个懒腰,将文稿复制粘贴后按下回车发给一直在催稿的编辑后随手将衣服后连着的帽子戴上.

端起一直放在桌旁的热可可.

之前因为码字而冻的有些微红的手在触碰到杯壁时也慢慢的恢复到原来的颜色.

微微抿一口却因为可可并没有冷下来烫到了嘴唇.

放下手中的可可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想起与对方的约定赶紧整理起来.

换下平日在家穿的便服急急的披上毛呢就出了门.

出了门后倒也没那么着急了,路上看到儿时与对方时常一起度过下午时光的奶茶店不免笑了起来.

看了眼手表估计了一下时间便再一次走进店里.

店内装修与原来有些改动但是那个小包间却没有多大改动,只不过翻新了一下,添加了一些装饰品.

想起小时候和对方凑钱一起在这里包下几个小时,和对方一起中二就感到好笑.

她点了一杯原味奶茶.小时候的最爱.

不一会儿就好了,端着奶茶走出了店内.

外面虽然不是很冷但是还是能感到一丝寒意.端着奶茶的手这时便暖和起来了.

她喝下一口奶茶.

和原来的味道没多大区别,但是对现在的她来说.

太甜了.

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10分钟,坐在站外的长椅上拿出手机翻看着Twitter.

时间到了,火车也没有晚点.人群从车厢内涌出.自己也收起手机张望着一直等待着的橘发女孩.

看着一个个人走了出来,唯独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有些失落.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时间?』

她这样想着.

但是下一刻一个戴着耳罩围着围巾的女孩从车门那走了出来.

看着她的身影便勾起了一丝微笑.

而对方也一眼看到了她,还是和原来一样拖着行李跑了过来.

对方环抱住她,她也没多反感,任对方抱着.

微微推开她笑着对她说

「欢迎回来,Mikan.」



umm...Aroma设定是写手,平时在网上写写文来生活.Mikan暂时还没有工作x
因为家里原因在小学毕业时Mikan搬了家,搬了家后两人还有联系.这篇是第三视角写的Aroma去接Mikan「回家」
说不定会有后续[划]

【狛苗】我眼中的你

·投稿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写这个的人有毛病
·狛苗,烂尾,ooc注意

「那个...狛枝前辈,我在你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苗木说完后马上就脸红了,低下头看着便当不敢直视对方.
而对方也停下吃便当的动作一副懵逼的表情看着对方『苗木君是在问我吗?不过旁边好像的确没人啊而且的确是念的我的名字啊.那是我幻听了吗,超高校级的希望怎么可能会问我这种垃圾是怎么看他的.』
不确定的狛枝又问了一遍「诶?苗木君是在问我吗?」
「是...是的,狛枝前辈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苗木又将问题重复了一遍,脸更红了.

虽然两人现在的确在交往但是时间不长.最开始也是苗木提出来要和狛枝交往的.狛枝第一反应就是『苗木君是脑袋坏掉了吗,怎么会想和我这个垃圾虫交往呢.』
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苗木就是从心里喜欢上了狛枝.当提出要和狛枝交往时自己差不多就是脑袋无法思考的状态了.
两人交往后也很少在一起,平时也就吃午饭时在一起.回家时也是狛枝送苗木回去,每次苗木让狛枝来自己家休息一下的时候狛枝总是推辞说「自己如果在苗木君家呆久一点说不定会把苗木君的房子炸掉呢.苗木君说不定会因此受伤哦,当然因为幸运我最多也只是皮外伤呢.苗木君的话就说不定了.」

「诶...我眼中苗木君吗?超高校级的希望哦.」笑着对对方说出这番话后便吃着手中的便当了.
「只是...这样吗...」听到答案后苗木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对方只是把自己当做一直憧憬着的希望所以才和自己交往的吧.

「不过...」对方突然又停下吃便当的动作「苗木君也非常可爱哦,是一个温柔可靠的人啊,和我完全不一样.明明同样是幸运啊,不过能有苗木君这样的后辈我还真是幸运啊.」
「等....等等!刚刚狛枝前辈是说我可爱了吧!」苗木听到对方这番话后脸又红了起来,而且对对方认为自己十分可爱这件事感到惊奇.
「明明我是男生吧...男生被说可爱什么的不会感到很奇怪吗......」还在纠结对方对自己可爱的看法时突然感到脸颊上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贴上来了.
「诶诶诶!?狛...狛枝前辈!?」
对方软软的嘴唇贴上自己脸轻轻的吻了一下,自己脑袋当时就炸了.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苗木清晰的感到对方的态度.
「噗...苗木君还说自己不可爱吗.明明刚刚连红的和少女一样啊.」看着对方反应的狛枝抱着便当笑了起来.
「那...那还不是因为狛枝前辈突然亲过来的错!是谁都会脸红的好吗!」苗木一边挥着手一边解释道,但是狛枝并没有在意.
「苗木君刚刚做的一切行为都很像小女生哦.」
「/////」被人气到脸红的苗木表示不想再说话安静的闭上嘴巴不问任何问题直到便当吃完狛枝要求苗木下午向机关请假.
「诶?下午请假?狛枝前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我说吗?」天真的苗木收拾完饭盒这样问道.
「的确是有重要的事啊,不过不是和苗木君说而是和苗木君‘做’哦.」听到这话后并看到对方的表情苗木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还有苗木君是不是该改口了呢,明明都已经交往了还一口一个前辈叫着我啊.」
「狛...狛枝......」苗木十分难为情的喊着这个名字,然后就被人强行拖回了自己家并且向机关请了一下午假.
[你觉得一个小时写的会有车给你看吗]
事后
狛枝:竟然能和苗木君一起,事后不论是多大的不幸我都愿意接受啊.
苗木现在表示当时自己是不是傻了会喜欢这个变态.虽然是这样想的但还是和对方做了.


这里静玲!第一次写弹丸相关的同人文呢也是第一次投稿x好久没写文突然发现一个小时好像有些不够用啊(这就是你烂尾的原因!?)总之祝大家吃糖愉快啦XD